<acronym id="vyssg"><nobr id="vyssg"></nobr></acronym>
  • <span id="vyssg"><output id="vyssg"><b id="vyssg"></b></output></span>

    <optgroup id="vyssg"><em id="vyssg"><pre id="vyssg"></pre></em></optgroup>
      律師咨詢電話 : (大陸) 86-13825288587(香港) 852-2180 9868/852-56339306
      傳真 : (香港) 852-2180 9869
      電郵 : jackzhang@zhanglawyers.com.hk

      香港是如何處理司法禮儀的?

      2021-12-30
      閱讀

              近 日,網爆原告紀愛美女士在訴被告如皋及南通市政府征地補償行政復議一案中,因其穿戴不符司法禮儀,被法庭裁定按撤訴處理,引起網民廣泛關注和討論。

              南通中院在2019年12月26日官方微博回應指,在2019年11月5日的開庭中,紀女士堅持戴帽子出庭,在審判長多次勸導和釋明后,仍然執意拒絕,認為這實質是挑釁法庭規則,擾亂法庭秩序,致使庭審無法正常進行。繼而認定紀女士的行為,屬于以消極對抗方式放棄訴訟權利,對其起訴裁定按撤訴處理。在香港遇到這種情況是如何處理的呢?

              香港司法禮儀的核心也是體現在對律師及旁聽人員對法庭的極度尊重。我曾經在香港法官和律師的關系一文中提到,每位律師都是法庭的官員(Every solicitor is an officer of the Court)。律師的首要義務是維護法庭之尊嚴。毋容置疑法庭是一個十分莊嚴的場所,法庭禮儀也應當非常講究。

              香港司法禮儀首先體現在庭上對法官的各種稱謂,各式尊稱十分莊重和典雅。比如對處理簡單刑事案件的裁判法庭裁判官尊稱為Sir or Madam or Your Worship;對區域法院法官,無論其性別,均尊稱為Your Honour;對于高等法院原訟法庭、上訴庭及終審法院法官尊稱為My Lord or My Lady,or Your Lordship。這樣的稱呼可能是因為有些法官確實有 Lord(勛爵 )的貴族頭銜。 對于審理簡單程序性事項的聆案官則尊稱為Master。自有中文審訊后,律政人員對所有法院法官都會稱呼為「法官大人」,回歸之后,則改以「法官閣下」尊稱。顯然中文尊稱似乎簡明得多。

              其次是在開庭之時,出庭律師對法官使用的語言也極度考究。當然不能隨意地向庭上法官講“Good morning Sir, Good afternoon Madam,或者nice to see you again” 這類顯得太過隨意極不正式的語言。香港深受傳統普通法影響,執業律師在庭上通常都會講一些約定俗成、委婉客氣,非常正式甚至有幾分悅耳的客套話語。

              比如律師出席高院正式庭審,開場白對法官講的第一句通常是“May it please your lordship, I appear on behalf of the Plaintiff in this matter and my learned friend Mr. Wang appears on behalf of the Defendant”。即法官閣下,請允許我在本案中出席代表原告,并請允許我學識淵博的朋友王大律師在本案中出席代表被告。這里面非常有意思的是要把對方大狀尊稱為 “my learned friend即我學識淵博的朋友”。通過這樣雙方代表律師之間的相互捧場與尊重,似乎把法庭控辯雙方之間的對抗性也能緩和不少。即大家場上是對手,場下其實是朋友,而且是學識淵博的朋友。

              在法庭結案陳詞時,通常也要用非常委婉的語言對法官講 “Unless I can assist your lordship any further, those are my submissions on behalf of the Defendant”。即法官閣下,除非我還能進一步幫助閣下,這些就是我代表被告的所有陳詞。

              除了法庭用語講究外,法庭上律師的行為舉止也是非常講究。比如法官在庭上時,出于禮貌,永遠不要走進法官與前排大律師之間的法庭通道位置。沒有事先獲得庭上法官的許可,庭上律師永遠不要背對法官(never turn your back on the judge)。即大律師向背后一排的事務律師拿法庭資料時,最好向法官打個招呼獲得許可以示尊重。

              只要法官在庭上,進入法庭時和離開法庭之前,律師都應當主動向法官鞠躬。作為律師代表,在向審理程序性事項的聆案官Master 發言時,可以坐著發言,但實踐中律師都是站立以示尊重。但對法官Judge發言時,律師應當一直站立,而且永遠不要坐著發言。在面對法官發言時,每次只能允許一個律師代表站立發言,即原被告雙方代表律師是輪流站立發言。律師在庭上的發言,要求盡量避免炫耀、賣弄或嘩眾取寵。

              當資深大狀和初級大狀同時出庭需要坐在一排時,資深大狀應當坐在初級大狀的右手邊以示尊重。如果法庭有三排位置,資深大狀應當坐第一排,初級大狀當然就坐第二排,處理案件的事務律師坐第三排。至于庭上原被告代表律師位置的安排,通常是原告(或控方律師或申請人)一方是坐在面向法官的右邊,左邊則是被告或答辯人一方的位置。另外,出庭律師永遠不要讓法官一個人停留在庭上,即在庭審完畢之時,出庭律師應該讓法官先離開法庭之后,自己方能離開,以示對法官的尊重。

              至于法庭服飾,香港只有區域法院、高等法院和終審法院在公開開庭之時,出庭律師才要求必須穿律師袍以及戴假發。但無論是否穿律師袍以及戴假發,律師都應當穿深色或黑色西服和白色襯衫(wearing a black or dark coloured suit with a white skirt),當然還要打上領帶或領結。

              香港法庭對于旁聽人員的要求則是,為了表示對法官的尊重,旁聽人員同樣應在進入法庭時或者離開前向法官鞠躬。在旁聽人員服飾方面,終審法院寫明的是 “期望旁聽人員穿著合宜“。如有不清楚的地方,可向接待處職員查詢。香港警務處對警察出庭作證時,對衣著注意事項中也提到,為對法庭表示尊重,警察應穿著整齊。男士應盡量穿襯衫、打領帶,穿有領襯衣及長西褲,而女士應穿淨色或較保守的襯衫或襯衣及長褲或裙子。

              但對于什么是穿著合宜,沒有明確統一的定義。有的普通法地區就明確的建議不要穿戴以下服飾出席法庭,比如不能穿短褲、戴帽子、穿吊帶衫或透明上衣、人字拖鞋等以及女性不能穿高過膝蓋兩寸的裙子等。法庭服飾的一個基本特征是傾向于保守。由此可見,戴帽子出席法庭確實是在法庭服飾不適宜不恰當之列,會被視為不尊重法官。那么在實踐中香港法庭是如何執行法庭禮儀的呢?

              我的親身經歷是,香港法官對法庭內律師及旁聽人員的要求其實是非常嚴格的,比如在粵語開庭時,律師要是在法庭上廣東話講得不夠好,很可能會被法官責罵,要求該律師行重新找一個粵語講得好的律師重新代理開庭。在法庭上發生過有法官連續批評一個大律師三次的情形:一次是大律師的客戶在法庭上穿著過于鮮艷,法官就當庭對大律師講,請他的客人離開法庭;其次是大律師在對方律師發言時,玩轉手中的鉛筆,也被法官當庭呵斥,叫他停下;最后該位大律師的秘書拿出一個外包裝很鮮艷的IPAD在法庭上做筆記,法官也叫大律師讓他的秘書停止使用該顏色如此鮮艷的IPAD。更有甚者,一位律師出庭時忘記了要打領帶,結果是一開庭就被法官當場呵斥休庭,叫他回去打好領帶后回來再行開庭。這種嚴苛禮儀的教訓當然是終身難忘的。

              如果你在法庭內拍攝照片或描繪法官、陪審員或證人肖像以供發表之用,法庭可以按簡易程序治罪條例處以罰款,情節嚴重者甚至可按照刑事藐視法庭處以監禁。這當然也是為了尊重法庭、和防止陪審員證人身份外泄,受到外來影響或壓力,令審訊不公??傊疄榱司S持法庭莊嚴公正的形象,法官對庭上所有人士都要求嚴厲、苛刻。

              對于紀女士過去曾因不聽法官勸導而被責令退出法庭,南通中院過去的這種處理方式顯然是恰當的。通過本文上述分析,大家也不難發現香港法庭其實也是類似的處理方法。

              但就本案而言,紀女士到底是纏鬧法庭還是戴帽子出庭。如果是前者纏鬧法庭,這無疑明顯是嚴重違背法庭紀律,在香港可以判藐視法庭罪,而且法官可以當庭判決。但是如果是后者戴帽子出庭是有違司法禮儀,裁定按撤訴處理這就不符合大眾的通常認識。

              無獨有偶,恰巧我認識一位香港律師朋友因健康原因,其被醫生誤診而導致頭發完全脫落。在其努力成為執業律師后,他出庭時一般都是進入法庭時就取下黑色或者灰色帽子,然后很自然地開庭。據他回憶,有一次他居然忘記了取下鴨舌帽,但也許是當天運氣較好,結果庭上法官也沒有察覺或指出,在庭審結束后才有書記員提醒他不要戴帽子出庭。至今他在香港執業多年,出席法庭也從來沒有遇到任何障礙。這也許恰好印證了律師因過度勞累,脫發常見,為保持良好形象,需要帶上假發的一種解釋吧。

              因此,戴帽子出席法庭確實不符合司法禮儀。法庭可以當場制止,甚至休庭,要求當事人離開法庭,待服飾穿戴符合要求后再次開庭。如果仍然不聽勸阻,此時仍可采取訓誡甚至處以罰款、拘留等也不為過。但戴帽子出庭不等于拒絕陳述或其它方式拒絕陳述,也不等于庭審無法繼續進行,如果以此為由,裁定原告人按撤訴處理,這實際上是剝奪了原告人的訴權,是明顯不妥當的。

      免責聲明:
      本文是作者根據自己的理解和實踐經驗總結寫成,它不是針對某一個案件具體的法律意見或建議。各位律師、朋友和讀者在遇到具體案件時,請咨詢你的辦案律師并以其意見為準。

      這篇文章對您有幫助嗎?

      點贊 分享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分享
      在线观看亚洲av每日更新
      <acronym id="vyssg"><nobr id="vyssg"></nobr></acronym>
    1. <span id="vyssg"><output id="vyssg"><b id="vyssg"></b></output></span>

      <optgroup id="vyssg"><em id="vyssg"><pre id="vyssg"></pre></em></optgroup>